企业文化

当前位置:企业文化 > 员工文化 > 浏览文章

西非沿海大陆架:船长中的船长(一)

发布日期:2018年06月06日

作者:王坚忍

(一)

西非的毛里塔尼亚和摩洛哥,大西洋沿海浅海,海水清澈碧绿,仿佛绿茵茵的春天的大草坪,非常养眼。这两国沿海为赤道暖流与加那利寒流交汇处,非洲最丰饶的渔场。盛产被称为“西非软黄金”,头足类的章鱼、鱿鱼、墨鱼(乌贼鱼),还有各类鲷鱼、石斑鱼、沙丁鱼、带鱼等。两国在历史上曾是法国殖民地,故法语也是通用语言。

06.jpg

01-鎽╂礇鍝?瑗挎拻鍝堟媺杈捐但鎷夋腐.jpg

西撒哈拉达赫拉港

IMG01.jpg
阿加迪尔渔港


上海蒂尔远洋渔业公司高荣夫船长,1993年随沪渔745号轮远航。这是一艘长38米,宽7.8米,吨位210吨的国产渔船,从上海复兴岛渔港出发,过南海,穿过马六甲海峡横跨印度洋,继续向西航行,再向西北穿越亚丁湾,进红海过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,然后向西穿过直布罗陀海峡折向西南,抵达毛里塔尼亚(下面简称毛塔),西濒大西洋的港口城市努瓦迪布,上海船队驻毛塔的基地。航程1万海里,历时55天。

1997年,时年33岁的高荣夫升任船长;2006年初,在生产不景气时,42岁的他受命于危难之际,出任31艘渔船船队的海上总指挥。此后3年,产量稳步提高。至2010年,这4年间,为全面掌握生产情况,提高质量,降低成本,他每隔一段时间换一条船当船长,31条船都去过,还带出了6位船长,被船员称为“船长中的船长”。

IMG01.jpg

上海船队毛塔基地管辖的渔船分为两种,24艘冰鲜船,7艘速冻船。冰鲜船的鱼货质量比速冻船好,卖价高,但航次短,7—8天一航次,速冻船航次长,40天一航次。各有长短。

毛塔船员的构成是这样的,上海船员6名,分别为船长、大副、二副、轮机长、大管轮、渔捞长;外籍船员15名,均为毛塔的当地黑人,他们都喜欢用黑布包头。上船前,他们大都在长12米的木质小渔船上手工捕鱼——这也是毛塔沿海大陆架上特有的景象,一边是中国、德国、挪威、西班牙、土耳其等国的钢质单拖渔船,另一边是涂抹得花花绿绿的当地小渔船,对照着看像一幅趣味盎然的图画——对中国机械渔船的起放网操作,他们还得从头学起。高荣夫无论上哪一条渔船,总会下甲板示范培训,教他们如何规范作业。

IMG05.jpg

毛塔沿海的气温,干旱少雨,9月最热,34℃-40℃,12月最冷,10℃左右。一年中上半年和下半年各有2个月,为休渔期,故实际海上生产,只有8个月,非抓紧不可。上海渔船昼夜起放网,每天16—20网次。一般拖40分钟左右。作业很艰苦。毛塔的海底高高低低,起伏不平,凸出来的是礁岩石块,凹进去的是深沟沙层。拖网得随时调整网纲的长短,高船长的心一直是悬着的,他知道稍不留神,网具就会撕碎磕破。在繁忙的起放网间隙,他唯一的爱好就是看海图,虽然海图标的是法文,但看得久了,毛塔渔场近的离岸7、8海里,远的100海里开外,哪儿高哪儿低,水深水浅,他都烂熟于心,指挥生产,操纵网具,游走于岩石沙沟之间,历险如履平地,艺高胆大,像走在回家的路上一样。

IMG08.jpg

拖网难,起网也难,起网时,风卷漫漫黄沙,高船长在船头驾驶室指挥起网,竟望不到船尾,黄沙迷眼,有时不小心开口说话,沙粒直往口里钻。一个网次的周期(60分钟左右),理鱼的后甲板堆积的黄沙足足有1公分厚。

生活也艰苦。毛塔是西撒哈拉沙漠的一部分,名副其实的不毛之地,两眼望出去,没有一寸草,但见黄沙漠漠。毛塔多羊,可羊大都是吃硬纸板长大的,在努瓦迪布,高船长第一次看到羊爬上驻地附近的一棵树上,把枝桠上的绿叶啃得干干净净,当时觉得很新鲜。船靠港补充,洋葱马铃薯比海鲜还要贵。但头足类在毛塔能卖好价钱,如章鱼一吨1.8万美元,鱿鱼、墨鱼价格也不菲;而在我们国内卖得较好的鲷类,如铜盆鱼、红鲷、黑鲷等,只卖600—800美元一吨。靠码头加淡水,是深井水,含矿物质,烧开后水垢多,需要用麦饭石过滤后饮用。

IMG07.jpg

上海船队基地的食堂,是一幢当地少见2层高的楼房,因为毛塔人爱住帐篷。因吃蔬菜少,海上船员牙龈都肿了,基地的调度员就从浦东家乡带来青菜籽,在食堂后的一块约30平方米空地上,辟出一小块试着种菜。因为沙地上存不住水,水一浇下去便漏光了,他便在黄沙地挖地半米,铺上塑料布,塑料纸上再铺上搅拌在一起的黄沙和骆驼粪,作为育苗地。幼苗长大后,移到同样方法挖出的大菜地,长到半尺高,就采下来,一条船装一大塑料袋,5公斤,解决了海上绿叶菜的燃眉之急。

高船长平时话不多,待人和气。他捕鱼肯用心思,经长期的摸索积累,将毛塔渔场分为两块:一块是9月鱼发在靠里档沿岸,水深15—30米的浅水区;另一块在12月有一段鱼发高峰期后,转移到外围水深50-100米的深水区(又称“沙地渔场)。这样,他在海上指挥船队生产能随时掌控渔场网地,下网不落空。

捕捞“抛锚鱿鱼”时——所谓“抛锚鱿鱼”,每年12月至来年2月,因产卵期的鱿鱼伏在海底,基本不洄游,所以这样叫——经过2年实践下来,他摸到了其中的规律,上午第一网产量高,好的时候有100盘(一盘13公斤),若第一网好,根据GPS导航仪的拖网轨迹及渔获的新鲜度,渔船再掉头按原航迹压线拖网及伸缩起放网的位置,可以将没有落网的鱿鱼悉数捕上来;假如晚上有月亮,夜网后月光鱿鱼产量也不错,一网可捕100多公斤。

还有8-9月毛塔南渔场为各类杂鱼旺发期,每当下午3点左右靠近海底礁石区,放2-4网次待渔获物饱和了冷冻加工后,再撤出杂鱼网地,这几条的鱼发规律在全船队推广后,捕鱼产量大有斩获。

2010年,高荣夫被评为上海市劳模。